“中美贸易不可能脱钩争端的核心是世界秩序”

“中美贸易不可能脱钩 争端的核心是世界秩序”

本报讯(马云生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潘圆)“中美不会脱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在12月7日举办的国际贸易关系与全球化重构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开门见山地表示。在他看来,中美不仅不可能脱钩,而且也不大可能形成新的技术冷战。支持他得出这一结论的有三方面理由。

面对严峻的现状,思科开始求变。“面向未来的互联网”战略也在这时候诞生。《彭博社》指出,现在改变商业模式,增加芯片业务后,思科就可以吸引更多想要自研设备,而不想直接买成品的客户。同时,思科也将直接与英特尔以及博通等商业硅供应商展开竞争。

思科正在改变互联网的经济性。横跨硬件、软件、光模块和芯片的创新将帮助客户管理在未来互联网上大规模应用的运营成本。随着 2020 年来临,提高运营效率至关重要。

对于思科的新战略,ACG Research 首席执行官兼首席分析师 Ray Mota 表示: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主任鞠建东强调,“趋同论不可以,脱钩论也不可行。”

谈到对技术的影响,姚洋以芯片为例说,芯片是“高举高打”的产业,即需要大投入大市场的支撑,没了市场就是等死。有市场才有不断的技术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商界与中国脱钩就等于放弃技术进步。”姚洋认为,5G也是一样。5G标准不是国家主导,是企业主导的,不太可能形成两套体系,因为这样付出的成本非常高昂。“我们搞自主创新不是关起门来搞,要开放地搞,要争取更多朋友。不太可能形成技术冷战。”

“天下苦秦久矣!美国为了维持高科技的全球垄断,对德法英日等国的跨国企业的打击,对跨国企业的长臂管辖越来越严厉。没有一个非美跨国企业愿意生活在美国长臂管辖之下。”鞠建东说,法国学者拉伊迪在他的研究美国长臂管辖的著作《隐秘战争》中指出,美国利用巨大的本国市场,利用在全球金融、信息、科技领域的垄断地位,利用在全球情报、军事领域、执法能力的主导地位,实际上对全球企业进行监管。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发挥着世界警察的作用,使其他国家经济沦为美国经济的附庸。由于美国利益与全球利益不对称,由于美国司法部门本身的利益腐败,已经走得太远了,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毒瘤”。世界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盟国,对美国的长臂管辖进行了长期的抗争,但是一直收效甚微。中国市场的巨大容量,让美国境外的高科技企业看到了冲破美国长臂管辖的希望。

实际上,思科尝试去改变商业模式不失为一个聪明之举。如今,微软、亚马逊、Google、Facebook 等大公司都致力于购买芯片来自研网络设备,而不是购买其他公司现成的设备来扩大自己的网络规模。这种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思科的营收状况。

虽然,现在就断言思科的新战略能否为其扭转局势还为时尚早,但雷锋网了解到,思科的新战略已经得到了不少服务提供商和超云巨头的支持,其中就包括微软,Google,Facebook,AT&T,CenturyLink,Comcast 。

比如,上述四家科技巨头在去年 9 月到今年 9 月之间共支出 834 亿美元(数额同比增长 18%)来打造自己的网络规模,而网络规模业务对思科的总营收只贡献了 2%。这就意味着,思科在这个极具潜力的市场几乎没有什么参与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营收447亿美元,占全球营收的19%;波音在华营收119亿美元,占全球营收的13%;英特尔和高通在华营收分别达到148亿美元和146亿美元,占各自总营收的24%和65%。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在华营收占全球比重分别达到42%和18%。

“华为是几十年来,在美国对境外跨国高科技企业进行打击下,依然顽强奋斗,没有屈服的第一个企业,华为代表着所有美国境外高科技企业冲破美国长臂管辖的希望。”鞠建东强调应对中美贸易争端,必须重视第三国效应。“美国GDP占全球GDP的24%,中国GDP占全球GDP的16%,两国加在一起,只占全球的40%。中美贸易争端的结果取决于60%的世界其他国家,这就是第三国效应。保持、加速中国对60%的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开放,是我们应该始终坚持的原则。尤其是保持、加速对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美国之外的发达国家的开放。中美贸易争端,对世界最大的影响是美国经贸政策的不确定性。我们应该反其道而行之,保持开放政策的高度确定性,无论风云怎么变幻,我们都保持、加速中国市场对世界的开放。”

其三,中国在全球价值链起到的作用非常重要。生产一部iPhone手机,中国能获得的附加值很小,大部分附加值属于美国、欧洲国家等。如果iPhone不在中国生产,其他国家的相关企业也会受到冲击。

也就是说,过去从来不单卖芯片的思科正式进军芯片市场。

这可能是一件出乎你们预料之外的事,从今天开始,客户将可以选择购买我们的芯片,制造自己的产品。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摩根士丹利 10 月份的一项调查估计,到 2020 年,信息技术硬件的整体支出将仅增长 1.2%,低于今年的 1.9%。虽然,思科的专利硬件仍是该公司主要营收来源,但事实证明,在最近的一个财季中,思科收入同比下降了 13%;在截至今年 7 月份的财年中,思科收入下降了 2%。

其一,中国会继续开放政策。中国过去40年取得的伟大进步与对外开放息息相关,特别是过去20年中国积累的财富与开放密切相关。

其二,美国商界不愿脱钩。美国反对中国的消息很多,但姚洋认为反对中国的人在美国属于少数。特朗普想通过贸易战把美国企业逼回去创造就业,把贸易不平衡降下来。但美国商界却要和中国做生意,要到中国做生意,因为中国市场很大。